>聚焦新安

獨釣寒江雪

2019-01-09

       時令剛過,大雪就不期而至。早晨,細蒙蒙的雨絲夾雜著一星半點的雪花,紛紛淋淋地灑向大地。那天剛好在家休息,聽見女兒在興奮地尖叫:“下雪了!下大一點。”是的,太突然了,我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。以往的節氣似乎都比我們這邊的氣候快一拍,不到小大寒是不會下雪的。

       由于下雪,中飯后我就開車帶女兒去補習,返回時,我特意從江邊繞了一圈。這時的雪勢漸漸變大,以往江邊熱鬧的釣位上聊聊無人,格外冷清。突然想起柳宗元的詩句“孤舟蓑笠翁,獨釣寒江雪”。那種潔、靜、寒、涼的意境,心里便有一種效仿古人峻浩清冷境界的沖動。新安江水面靜影沉璧,波瀾不驚,雪花在落水的瞬間就消失得無蹤無影,只有遠處一只野鴨在悠閑地嬉水。于是搬下釣具,支上釣傘,一切準備就緒,開餌、揚竿下水,餌料落水激起的聲音嚇跑遠處唯一的看客,這才是我要的意境。這一刻,仿佛整條新安江都是我的。天空越來越黑,雪勢越下越大,遠處的山由灰變白,邊上的石頭、綠化帶也開始顯得臃腫。不一會兒,釣傘的傘架被壓得變了形,我起身抖了抖傘上的積雪繼續垂釣。魚漂在水中如定海神針般一動不動,遠處野鴨還時不時鉆出水面,似乎在嘲笑我釣不到魚。雖然雪一直往身上飄,漸漸打濕了衣服,可我一點都不感覺到冷,好像打了雞血般興奮。還不忘拿出手機在微信里和釣魚群的朋友炫耀一番。有關心的、有豎大拇指的、有說我腦子進水的,也有說我裝逼的。管他呢!反正我覺得自己心情超好。一直到下午雪勢才漸漸變小,我也收竿準備去帶女兒。

       柳宗元的《江雪》表達的是自己政治上的失意,處境的孤獨,但仍然堅強不屈、傲岸清高的精神面貌。而我只是隨性而發,借景生情,出發點不一樣。但有一點是相同的,那就是:有沒有魚口根本不算事兒。


閱讀 (1518)

上一篇: 奮進吧,新安人

下一篇: 情 懷

返回列表

新安集團

新安農化

新安有機硅

關閉
必赢亚洲赌场